香港刘伯温神算正宗,149期香港正版挂牌彩图

您的位置:主页 > 热透新闻 >

琉球群岛到底是谁做主?

发布日期:2022-09-06 03:0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•   说起琉球王国,很多中国人恐怕只有一个模糊的概念。地理上,从日本出境,西南方向是绵延大约1200多公里的琉球群岛;从琉球群岛向西偏南大约400多公里是钓鱼岛,从钓鱼岛向西南约100多公里是台湾岛。

      在古代,由于琉球孤悬海外,社会发展水平并不高。1372年,琉球王国并不是一个统一的国家,只能被称之为琉球诸国(包括山南、中山、山北三国)。虽然几股势力互相掐架,但都是中国明王朝的藩属国。

      1429年,有个叫尚巴志的人统一了琉球群岛,开始了第一尚氏王朝,“遣使请册封于大明。宣宗皇帝悦其至诚”,派人去琉球“赐王尚姓”。琉球王国主导奉行儒家的“事大主义”,即“基于强弱对比之下的,小国侍奉大国的以保全自身的战略”,与中国建立了朝贡、册封的关系;同时中国也将琉球王国列入“不征之国”的范围中,几乎对琉球王国的内政干涉度为零。

      但是从1609年3月,事情发生了变化,日本幕府将军德川家康下令,由九州萨摩藩的藩主岛津家久出兵入侵琉球。岛津率兵三千,打到了琉球王国的都城首里,企图一举吞并琉球。在明王朝的压力下,阴谋才未能得逞。琉球王国后来就出现了“一琉球两宗主”的情况,一方面琉球王国要对明王朝朝贡,另一方面却要偷偷地向日本称臣,由于日本是实际侵占,琉球王国的独立性从此开始下降。

      明朝灭亡后,琉球王国开始向清王朝进贡,但清王朝对这个附属国根本不当回事,坐视日本不断向琉球渗透。明治维新后,日本向近代国家转型,开始筹划如何让琉球脱离与中国的宗藩关系,以便将之正式纳入日本领土。1871年,在台湾岛上发生牡丹社事件,日本借机生事,于1874年入侵台湾。清政府被日本人吓破了胆,双方签订《北京专约》。根据《北京专约》,清政府不仅向日本赔偿50万两白银,而且承认了日本吞并琉球。日本人寄望于从琉球交涉中获得更多的东西,提出和清王朝一人一半,把琉球贫瘠的宫古、八中山将被划归中国,作为交换,中国应让日本“一体均沾”享有其他列强在中国的权益,清政府拒绝了日本人的“好意”。

      1875年,清同治皇帝逝世,光绪皇帝继位,琉球按惯例要向中国派出庆贺使。这件事被日本知悉后,欲独占琉球。这一年,日本官方正式向琉球国王发文,要求琉球停止向中国派出公使,撤销在福州的琉球馆,停止册封仪式。这就是日本对琉球的“阻贡事件”。琉球国王表示,那要问问我大哥是不是?耐不住性子的日本派军警部队接收了琉球国王的居所,把琉球国王尚泰抓起来押往东京。1879年4月,日本单方面宣布,琉球王国为大日本帝国下属的“冲绳县”。

      琉球遭日本吞并后,即兴起复国运动,方式包括向清廷求援、向各国使节求助、原高官拒绝就任新职、以及暴动、殉国等。甲午年清廷战败,被迫向日本割让台湾,给了琉球复国运动很大的打击。此后,“琉球抗日复国运动”人士鲜少再向清廷呈递“求救请愿书”。1896~1897年,琉球国王尚泰的次子尚寅等七名旧琉球官员发起“公同会运动”,目的是让原国王尚泰成为冲绳知县——无望之后,“复国”已不再是他们的核心诉求。组织收集到了7.3万余人的签名(约占当时冲绳人口的三分之一),前往东京请愿被拒,再往后则是新生代知识精英开始尝试“做日本人”。

      1945年的美日冲绳战役,给当地民众造成了巨大冲击。此役以美军惨胜告终,冲绳居民锐减四分之一,日军战败后逼迫冲绳民众“自杀殉国”,成了一道难以抹灭的惨痛记忆。战后的冲绳社会,出现了一股脱离日本、倾向独立的思潮。今天的国际秩序很大程度上仍然是二战时确立的国际秩序延伸。二战结束后,琉球群岛被美国托管。根据《开罗宣言》和《波茨坦公告》,日本应归还所有侵略的领土,琉球自然也在归还范围之内。琉球人理论上有权选择其归属,具有独立的权利。但按照一份中国不承认的《旧金山和约》,美国人为了赖在琉球群岛,同意1972年把琉球私下交给日本。作为回报,日本延长了《日美安保条约》,同意美国在琉球群岛一直驻扎下去。所以,日本对琉球群岛法理上仅仅拥有行政权,并没有主权。

      朝鲜战争爆发后,冷战格局迅速成型。美国加紧着手在冲绳建设军事基地,这让饱受二战之苦的冲绳人更加排斥。很多冲绳人都说过“我不是日本人”,但可悲的是这话不是用琉球语说的,而是用日语说的。琉球灭国后,大量的琉球人流亡海外,逃到了亚洲的其他国家。日本向岛上移民,这些日本人代代繁衍,将成为琉球的主要居民,而琉球的真正居民和真实历史将逐渐消逝。

      琉球语作为一门语言已消亡殆尽,说着日本话,拿着日本护照,用着日本产品,像日本人那样思考,非土生土长的琉球人闹自治,不过总是雷声大雨点小,只是因为日本政府的置之不理,加上美军的横行霸道,当地民众为了争取更多的利益,将游行变成一场要钱要补助的活动罢了。